这种现象在高校里很普遍

2020-08-25 07:04

目前国内代写代发乱象已具产业规模。相关网站超160多万个,论文代写代发业务年均超2700万,以上是中国科学技术信息研究所研究员武夷山最新调研的数据。据央视报道,《现代企业文化》、《新财经》等杂志都表示,只要价格合适,就能保证发表。

遏制论文代写代发,需要多方努力。专家呼吁,政府网络管理相关部门亟须将相关网站信息屏蔽过滤。学术评价机制也都待改革,不应将学术论文发表作为唯一硬指标,而是需要分职业,分领域评定。武夷山指出,只有斩断论文代写代发的需求,才能消除巨大的利益驱动。

“毕业季”逐渐接近尾声,不少大三学生也开始为发表学术论文的事情发愁,以期赶在9月“保研季”获得保研资格。而高校老师在发表职称论文时积攒的经验此时派上了用场,学生可以从老师处获得代发机构信息,以版面费换取论文的成功发表。论文代发似乎已成为高校里公开的秘密。

据记者了解,国内论文代写代发已成为一条完整的产业链。一些中介机构与国家期刊及核心期刊等保持长年合作关系,为其代理出售版面并代发论文。对于一些学术质量不高又“不得不发”的文章,某重点核心期刊的版面费甚至高达13000元/版。

为何会催生出如此巨大的产业链?据记者了解,国内企事业单位、学校、科研院的工作及科研人员,为了完成科研量,或为获得职称上的晋升和荣誉,都需要发表论文。此外,本科生、硕士生、博士生为了顺利毕业也需要写论文。巨大的论文需求量,加上缺乏有效监管和法律约束,代写代发的“雪球”越滚越大,遂形成完整产业链。

记者在网上找到一家论文代发机构。据工作人员“推介”,个人投稿学术类文章,发表率会很低,发表周期也长。“即使你的稿子特别出色,有的甚至拖上一年多才可以录用。所以很多人愿意出钱委托我们联系发表。”

张教授还透露,严格的学术要求,使得一些讲师愿意自掏腰包发表论文。“这种现象在高校里很普遍,尤其在讲师评选副教授时,职称论文的水分较多。”

不仅学生保研需要发表论文,大学里的老师评定职称也有论文发表的相关规定。上海某“211”高校外语学院张教授告诉记者,她所在院系在评定副教授时,需要申请人在重点核心期刊发表5篇论文,并主持一个国家社科项目。

为别人代写代发论文是一种学术不端行为。代写双方也都违反《著作权法》等相关法律。据法律人士介绍,代写机构大都用拼凑手法炮制所谓论文,其中,单一论文的剽窃率大都在20%。由于所涉的赔偿额较低,被剽窃方大都选择放弃索赔,助长了论文代写代发规模的不断膨胀。

大四生小陈就读于上海市某高校,现已成功保研。她告诉记者,去年为了获得保研资格,她曾花了上千元的版面费,在省级刊物上成功发表论文。而论文代发机构的信息就是他从任课老师处获得的。